互联网出海2022:三大方向,九大趋势

文|深响 耳东陈

肉眼可见,互联网出海的动力越来越强,但“海上”的风浪也越来越大。

动力一方面来自内部,国内市场流量红利见顶,多个细分品类市场日渐饱和,技术和产品都要向外寻找出口,政策端也在逐渐加码推着掘金者往外走;另一方面,海外市场在多个维度的吸引力倍增,新兴市场如东南亚、中东的表现,新渠道如TikTok的崛起,都为出海者打开了想象空间。

崭露头角、冲破重围的公司俯拾皆是——

米哈游的现象级手游《原神》蝉联4月出海手游收入榜第一名,腾讯的《PUBG Mobile》、莉莉丝的《万国觉醒》是榜单常客;

跨境电商行业,围绕神秘的独角兽SHEIN的传闻纷纷,“下载量超越亚马逊”、“千亿美金估值”、“冲击IPO”;

消费电子跨境大卖安克创新持续成长,2021年营收同比增长34%,首次冲破百亿大关,达到125亿元;

服务商们亦收获颇丰,2021年汇量科技全年营收达到7.55亿美元,同比增长46.4%。

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与动力同时倍增的还有阻力。在竞争加剧、大环境不确定性、疫情衍生出的全球性供应链问题、合规性要求升级等种种因素叠加影响下,出海生意进入艰难模式。近两年,亚马逊封号潮和Paypal的打击让中国跨境商家叫苦不迭。对于游戏、工具开发商而言,数据合规、本地化、推广方式等运作方式方法上也面临诸多挑战。

出海行业呈现出一幅前所未有的复杂图景。

应用出海:品类机会、变现多元、技术驱动

趋势一:应用品类、地区扩大,从市场上的补充产品,成为主流产品

出海不是新鲜事,在中国互联网高速增长的十几年中,出海应用从以工具产品为主,更迭到社交娱乐,市场不断拓宽。新一轮的出海潮与以往有鲜明的对比,以前,中国出海应用只在边缘市场做探索,而现在则是面向主流市场全面进攻,从定位在市场“跟着分一杯羹”的补充产品蜕变为海外领军的主流产品。

分应用类型来看,游戏方面,RPG(RolePlaying Game,角色扮演游戏)、SLG(SimulationGame,策略类游戏)、MOBA(MultiplayerOnline Battle Aren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等模拟类型游戏正当红。

FunPlus趣加旗下末日生存SLG手游《State of Survival》今年在出海游戏收入榜上的排名不断上升,4月排名上升至第3名,莉莉丝的《万国觉醒》、三七互娱的《谜题与生存》等SLG游戏表现很好。以腾讯《王者荣耀》、沐瞳科技《MobileLegends: Bang Bang》为代表的MOBA游戏火遍全球,据data.ai报告,后者在印尼每月下载量超10万次,称得上是印尼的国民游戏。《原神》的成功掀起了移动端开放世界热潮。在硬件设备进步和创业的支持下,固有的游戏类型和模式边界逐渐模糊,多核、融合成为趋势。

图源:SensorTower

不仅是游戏,其他泛社交娱乐应用涌现更多玩法和可能性,而且成功进入了有着迥然不同文化的市场。比如去年关注度很高的网文赛道,被视为进入了“生态出海”阶段,标志性的现象有:据艾瑞咨询数据,2021年,中国网文出海市场规模翻倍增长,突破30亿元;阅文、小米、字节等巨头动作频频,内容上多语言布局,地区从以欧美为主,向东南亚、欧美、印度等全面拓展;产业链分工精细化、IP体系构建初见成效。

社交类应用中,据App Annie数据,字节TikTok已经进入全球72%的国家,MAU突破12亿,欢聚旗下的的BIGO LIVE、赤子城旗下的MICO、昆仑万维的Starmaker等音视频社交应用在拉美、中东等地区找到了增量市场。

从以效率为主的工具类产品到带有强烈文化属性的社交、娱乐应用,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出海叙事已经变化。

趋势二:变现模式多元化

提到变现模式,出海应用的品质和内容的深化以及用户消费能力的提升无疑给予了商业化更丰厚的土壤。

工具类应用从PC时代开始就属于中国互联网行业出海的传统项目,比如手机清理、内存管理、安全类软件等等,但是它们通常存在一些问题,使用场景单一、用户停留时间短、可替代性高、对平台依赖度大、整体生命周期短,落到商业化上,流量变现空间有限,而且海外获客成本与日俱增。超休闲游戏也往往陷入相似的困境。